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荣鲁牟子的百科经典博客

百科经典 精品总汇 欢迎光临 喜欢就搬

 
 
 

日志

 
 
关于我

生在农村,自幼苦读。历尽艰辛,大学毕业。响应号召,扎根边疆。辛劳一生,碌碌无为。现已退休,闲居海南。唯一追求,做个好人。四面碰壁,心里坦然。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蒋介石以外蒙古独立换取苏联不支持中共  

2014-04-05 01:50:10|  分类: 领土主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蒋介石以外蒙古独立换取苏联不支持中共

蒋介石以苏联不支持中共换取外蒙古独立 - 乌裕尔河 - 乌裕尔河2 

蒋介石以苏联不支持中共换取外蒙古独立 - 乌裕尔河 - 乌裕尔河2 

 蒋介石以苏联不支持中共换取外蒙古独立 - 乌裕尔河 - 乌裕尔河2

 中华民国外长王世杰(右三)在出卖外蒙古签字现场

派蒋经国以蒋介石私人代表身份赴苏

根据《雅尔塔协定》,苏联红军在收拾德军之后,即出兵中国东北。1945年2月11日,由苏美英签订的《雅尔塔协定》规定,苏联参加对日作战的首要条件是:外蒙古的现状须予维持。三国秘密签订的《三大国关于远东问题协定》(即《雅尔塔协定》)。在这份协议书上,同时规定苏联必须与中国国民政府签订一项中苏友好同盟条约。

鉴于苏联即将参加对日作战,蒋介石指令组成中国政府代表团赴莫斯科解决与签订1945年《中苏友好同盟条约》相关的问题,实际上就是解决外蒙古“维持现状”的问题。

“外蒙古的现状”对中国来说就是归属中国,显然这不是苏联出兵的条件,苏联理解的“现状”就是外蒙古脱离中国而独立。

美国在一定时间内对蒋介石不提《雅尔塔协定》之事,直到1945年6月15日,美国驻华大使赫尔利才得到华盛顿方面的指示,去会见蒋介石,并会晤了当时的国民政府行政院院长兼外长宋子文,通报雅尔塔密约的内容和原则。赫尔利下了“通牒”:“杜鲁门总统主意已定:一旦苏俄参加对日作战,则美国政府对于雅尔塔密约便不能不予以支持。”

《雅尔塔协定》的全文如下:苏、美、英三强领袖同意,在德国投降及欧洲战争结束后两个月或三个月内,苏联将参加同盟国方面对日作战,其条件为:

一、外蒙古(指蒙古人民共和国)的现状须予维持。

二、由日本1904年背信弃义进攻所破坏的俄国以前权益须予恢复。即:(甲)库页岛南部及邻近一些岛屿须交还苏联。(乙)大连商业港须国际化,苏联在该港的优越权益须予保证,苏联之租用旅顺港为海军基地须予恢复。(丙)对担任通往大连之出路的中东铁路和南满铁路应设立一苏、中合办的公司,以共同经营之;经谅解,苏联的优越权益须予保证,而中国须保持在满洲的全部主权。

三、千岛群岛须交予苏联。经谅解,有关外蒙古及上述港口铁路的协定,须征得蒋介石委员长的同意。根据斯大林大元帅的提议,美总统将采取步骤以取得该项同意。三强领袖同意,苏联之此项要求,须在击败日本后毫无问题地予以实现。

这时的国民党处在一种有求于苏联的地位,除了最后击溃日军,国民党还意欲与苏联讨论研究因为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强大的军事武装力量的问题,蒋介石的意图是只有“一个军队”,即国民党的军队。因此,在让共产党放下武器的问题上,如果不是用武力解决,那就只有求助于斯大林了。留苏12年之久的蒋经国能够回国也是斯大林点点头的事。所以蒋介石要派出蒋经国为自己的私人代表,去与斯大林谈维持外蒙古“现状”问题。

蒋经国是1945年6月26日由重庆出发,只配挂上校军阶。行政院院长兼外交部部长宋子文为代表团团长。代表团的成员还有在谈判过程中接替宋子文的外长王世杰,中国驻莫斯科大使傅秉常和国民党的一批著名的俄罗斯问题专家。蒋经国的身份是双重的:既是中国代表团成员,又是蒋介石私人秘书,特别是他在苏联生活过12年,曾经多次与斯大林会晤过,蒋介石清楚此行任务艰巨。在正式渠道谈不下时,希望蒋经国能够与斯大林单独接触,获得会谈成果。

与斯大林的第一次交锋

对于苏联来说,“现状”就是既成事实的蒙古人民共和国,已经作为一个独立国家存在的“现状”。这在斯大林与宋子文、蒋经国第一次火药味极浓的谈判中表露得一览无遗。

在6月30日至7月13日为期一个半月的时间里,宋子文、蒋经国与斯大林、苏联外长莫洛托夫等先后举行了6次会谈。如何理解《雅尔塔协议》中规定的“外蒙古现状”的问题成为会晤激烈辩论的焦点。

代表团到莫斯科,第一次和斯大林礼节性见面是在6月30日。斯大林与宋子文、蒋经国进行了15分钟的礼节性会面,斯大林表示愿意与中国联盟,遏制日本。蒋经国在日记中写道:“我们到了莫斯科,第一次和斯大林见面,他的态度非常客气。”蒋经国当时心想,来对了,斯大林是认我这个曾经的苏联共产党员的。

7月2日,20时至22时30分,斯大林同宋子文、蒋经国等进行第二次会谈。这是正式谈判的开始,斯大林当然知道中国代表团来为何意。斯大林把一个文件摔向宋子文,说:您看见没看见这个?宋子文低头一看,蒋经国也凑过去看了看,看清楚这是《雅尔塔协议》文本。宋子文说,我只是大概知道这个协议。斯大林提高了嗓音,对宋子文说:您可以讨论问题,但在谈判时必须以这个文件为基本的依据。罗斯福在上面签了字的。见宋子文一脸诧异,斯大林接着说:我就不明白,中国人为什么不让蒙古人独立。宋子文说:蒙古成为中国领土是因为蒙古人入侵中原造成的,而不是汉人入侵蒙古造成的,这跟殖民主义有本质的区别。斯大林说:那就让蒙古人民公民表决吧。蒋经国开口了,说:如果蒙古要公民表决,苏联境内的乌克兰、白俄罗斯等加盟共和国也要公民表决。宋子文脱口而出说,如果苏联要蒙古独立,中国就要提出收回大连、海参崴、库页群岛等地的主权。斯大林气得盯着宋子文,威胁说,如果中国要这么干,要收回所谓的领土,苏联将协助中共推翻你们国民党政府。蒋经国反应奇快,他知道苏联最怕中国打西方牌,苏联拉住中国就是为了抗衡西方,马上回答:如果苏联借助中共来搞我们的政权,中国将加入西方同盟,并允许美国军队进入中苏边境。宋子文站起身来,向斯大林声明:任何一个中国政府假如承认外蒙古独立,它都保不住政权......假如外蒙古问题不能达成协议,那么只能导致谈判破裂。

斯大林挥挥手,吐出一口浓烟,说,苏联在外蒙古问题上绝不妥协!

三大国明修栈道,暗度陈仓

以蒋经国为首的中国代表团想从美国人那儿找到《雅尔塔协定》维持外蒙古“现状”的有利解释,实际上,三大国对外蒙古维持“现状”的理解是一致的,只有中国蒙在鼓里。

在蒙古问题上,本来还想有可谈的余地,实际上是谈都不能谈,一开头就碰上斯大林强硬立场,回绝了中国代表团对外蒙古“现状”的释义,中国代表团灰头土脸,急中生智,既然斯大林提到罗斯福,国民党手中有美国罗斯福总统对“现状”的解释,想想罗斯福也肯定与苏联交过底了,但中国手中的这张牌,不管有用没有,打出来再说。

那还是在1945年3月,中国驻美大使魏道明根据蒋介石的要求,请求美国总统对他如何理解外蒙古的“现状”问题发表自己的见解。3月12日,魏道明向蒋介石报告他与美国总统会谈的结果:“罗斯福的意见是外蒙古的‘现状’就意味着它的主权属于中国,这一点似乎没有什么问题。”关于“现状”问题出现的分歧反映了与悬而未决的蒙古人民共和国的两种状态问题相关的实际情况:一方面,在1924年、1937年的两国协定中,苏联承认蒙古人民共和国是中国领土的一个部分;另一方面,按照苏、蒙领导人的声明,蒙古人民共和国是一个独立的国际法主体。这种重大的两面解读是斯大林的强硬态度,也就在中苏谈判一开始反映出来了。那么,美国人靠得住么?代表团抱着希望,紧急与美国驻苏联大使哈里曼会面,要求哈里曼解释美国对这一问题的立场。

7月4日,美国国务卿贝尔纳斯在电报中对哈里曼的询问作了如下的回答:“您知道的,美国政府不曾讨论过《雅尔塔协议》中关于如何解释蒙古现状这一条款。”他认为美国政府无权对《雅尔塔协议》的内容做正式诠释,并接着说:“我是这样理解这一问题的:从法律角度看外蒙古的主权属于中国,而实际上这一主权却没有得到实施。”

隔了一天之后,即7月6日,美国驻中国大使赫尔利向国务卿通报了与蒋介石会谈的情况,会谈中蒋介石阐述了自己对“现状”问题的意见:“中国政府认为:‘现状’就意味着正如1924年5月31日《中苏协定》中所记载的那样,‘苏联承认外蒙古是中国的一部分,并尊重中国在外蒙古的主权’。”

实际上,斯大林从一开始就开列了苏联对日作战的条件:外蒙古独立,恢复1904年日俄战争前俄国在中国东北的各项权益等。这完整地表达了斯大林确定的战后苏联在远东的两个战略目标,把外蒙古从中国版图中独立出来,形成苏联西伯利亚地区广阔的安全地带,恢复沙皇俄国在中国东北的势力范围,以确保苏联在太平洋的出海口和不冻港。

1945年2月8日,斯大林与罗斯福秘密会谈,斯大林提出为了向苏联人民解释苏联出兵对日作战的原因,苏联需要提出自己的政治条件。除此之外,战争结束后苏联还将从日本手中得到库页岛南部和千岛群岛,租借或托管大连港等等。斯大林态度坚决,不容置辩,强调:“如果这些条件得不到解决,苏联绝不出兵。”罗斯福考虑到如果不答应这些条件,单纯靠美国来对付日本,需要18个月的时间作战,估计还要损失美国100万大兵。权衡再三,罗斯福最终还是用中国的利益作交换,答应了斯大林的要求。

斯大林向罗斯福交底说,苏联准备调遣25个师越过西伯利亚,向远东秘密移动。这一军事行动要暂时对中国当局保密,等到这些部队全部转移完毕,美方可派一官员去重庆,将此协定正式通知蒋介石。

显然,此时,只有中国与三大国对《雅尔塔协议》文本中蒙古“现状”问题的理解不同,三大国明修栈道,暗度陈仓,只有中国蒙在鼓中。中国代表团实际上一开始谈判,与斯大林就谈不拢了,就已经走进了死胡同。这个死胡同是美、英、苏共同砌成的。

蒋经国将情况迅速报告蒋介石,很快,蒋经国收到蒋介石的回电,蒋介石让他以私人身份与斯大林谈判,向斯大林讲清楚中国政府不承认外蒙古独立的原因和动机。

蒋经国提出与斯大林单独会晤,斯大林表示同意。

苏以国家安全需要逼蒋

7月4日晚,斯大林在办公室专门单独与蒋经国会面。

这是一次斯大林与蒋经国的私下谈话,斯大林见到蒋经国当然还是客气的,不像对宋子文板着脸。斯大林先盛赞蒋介石,保证苏联将与国民政府密切合作,也问起蒋方良和他们在苏联出生的长子近况如何,蒋经国一一简短回答。寒暄过后,谈话进入实质性内容。

斯大林盯着蒋经国看了半天,脸上开始紧绷出威严,问:“为什么您也这么固执,不肯对外蒙古独立的问题做出让步?”蒋经国抬头看着斯大林,此时的蒋经国已经不是苏共党员了,他用俄语说:“苏联肯出兵对付日本,这对中国是件好事。但是,如果由于苏联的出兵而使中国放弃对外蒙古行使主权,坦白地说,是丢了外蒙古,这个要求中国实在难以迁就。因为这是个主权的问题,如果我们答应贵方要求,那么中国4万万民众都会骂我们是卖国贼。而且,在今后中国的历史上,我们这些人也会落得个遗臭万年、万劫不复,成为民族罪人。须知,中华民族跟别的民族最大的不同,就是特别重视国家主权的完整和民族气节。苏联出兵,中国可以用物质酬劳,但涉及到国家主权和民族气节方面的问题,就不好办了。您应该知道中国为了收复被日本侵略的失地迄今已进行了7年抗战。现在日本人还没有被赶走,东北和台湾还没有收回,再丢失外蒙古这么多领土,抗战意义又何在呢?人民将不能饶恕我们,所以我们不同意把外蒙古转交给苏俄。”

斯大林松懈一下神色,说:“您的话有不少道理噢,我能理解这一点。从历史进程看,外蒙古问题是在一个特定环境下形成的,它作为一个实际上独立的国家已经存在了20多年了,中国已失去对它的控制权;对苏联而言,外蒙古作为一个友好盟国,在战略上极为重要,它是从远东进入苏联的‘后大门’,一旦这个‘后大门’被不友好的强国占据,就会成为进攻苏联的跳板。苏联必须支持外蒙古独立。蒋经国据理力争,斯大林强硬地说:“可是您应该明白:今天不是我请求您提供帮助,是您在请求我的帮助。日本占领了中国,既然要让我们苏联来帮忙,那就应该接受我们的要求。假如您的国家有实力,你们能够自己粉碎日本人,能够自己保全领土,那么,我,当然无权提出要求。今天你们没有这样的力量,因此您现在说的就是废话。”蒋经国顿了一下,说:“为什么您一定坚持要让外蒙古独立呢?虽然它的面积很大,但人口稀少,交通不便,那里也没有什么物产,穷山恶水经济落后,苏联要它也无多大用处,充其量只是‘鸡肋’一块,食之无味弃之可惜。这样的地方,苏联为何非要不可?”

斯大林让蒋经国跟他走到摆放着一张地图的大桌前,说:“我跟您说实话。苏联需要蒙古,完全是出于军事战略考虑。”他指着地图上蒙古的区域,又指着紧贴着蒙古边界线的苏联西伯利亚大铁路及乌拉尔山,最终指向莫斯科,坚定地说:“如果某种军事力量从蒙古侵犯苏联,那么距蒙古边界只有6公里的西伯利亚铁路大干线就会轻而易举地被切断,那样苏联西部东部也就被切割为二了,苏联也就完了。如果将来第三国在外蒙古建立军事基地,那么,只要从外蒙古发射一枚导弹,莫斯科就会遭到毁灭性打击,苏联经过二次大战,必须求得20年的休养生息、和平建设,外蒙古应当是苏联的安全屏障!”

蒋经国说:“现在您用不着特别担心军事问题。

假如您参加对日本作战,那么日本溃败后它就不可能再生,它就没有力量去侵占外蒙古,并把它变成进攻苏联的军事基地。您对从蒙古进攻苏联的担心,除了日本的威胁外,只剩下中国的威胁,而中国已经和您签订了友好同盟条约。条约有效期25年,我们还可以追加5年。30年内中国无法进攻你们。而且很显然,即便中国想去进攻你们,我们也没有进攻实力。”斯大林摇摇头,说:“您说得不对。第一,您说当日本被粉碎之后它就无法重新占据外蒙古侵略俄罗斯。一旦时机成熟了,它就会动手的,日本人我了解,他是不可能放下战刀的,日本遭到失败,日本民族也还会重生的。”蒋经国问:“为什么?”斯大林回答说:“世界上任何力量都可以被摧毁,只有民族的力量,特别是像日本这样的信奉武士道,菊花和刀的民族,它是一定会武力崛起的,是无法摧毁的。蒋经国说:“德国投降了。盟国分别占领了它。德国会重新复活吗?”斯大林回答说:“当然,会复活的。”蒋经国说:“即便日本会复活,它也不会这么快的就发生。若干年的时间您用不着为对付日本做军事准备。”斯大林说:“或早或晚,它是要复活的。假如日本由美国控制,日本本来就是投靠西方的,那么5年之后它就会复活,就会在远东形成新的威胁。”蒋经国问:“转归美国控制,5年后就会复活;那么假如转归苏联控制,什么时候才会复活呢?”斯大林回答说:“假如由我们来控制,那么不会超过5年。”

蒋欲苏不支持中共换取外蒙古独立

蒋经国在苏联期间,蒙古乔巴山到访苏联。

7月7日晚,斯大林在为蒙古乔巴山设宴祝酒时说,“一段时间里,蒙古人中间一个悬而未决的问题是同什么国家保持友好,同日本还是苏联?诸如德王之流的蒙古人主张同日本友好,我则向那些理解并正确地决定同苏联保持友好的蒙古领导人敬酒,这些领导人现在成了独立的‘蒙古人民共和国’的领袖,而那些与日本结盟的蒙古人如今则身败名裂。为蒙古的领导人,为蒙古的独立干杯!”

也就是在这天,7月7日23时至23时40分,斯大林在宴请完乔巴山后,同宋子文进行了第三次会谈。宋子文在得到蒋介石授意后答复斯大林,中国不放弃对外蒙古的主权,但可予外蒙古高度自治权况且雅尔塔协定只写明“保持外蒙古现状”,并没有说要让外蒙古独立。斯大林则说,今天的外蒙古事实上是一个‘人民共和国’,所谓现状,就意味着独立。在彼此激烈争论时,斯大林曾两次说:谈到此为止吧!谈判几近破裂。7月9日21时——22时40分,同宋子文举行第四次会谈。宋子文又得到蒋介石的授意表示同意外蒙古独立,但提出的交换条件是:保持东北三省领土、主权及行政之完整,苏联今后不再支持中共,不再支援新疆脱离中国的动乱。斯大林对此表示欢迎,立即同意了蒋介石的要求。

7月11日21时——23时,同宋子文举行了第五次会谈,就外蒙古独立与疆界、中东铁路、旅大港等问题达成一致。

7月12日24时——24时45分,与宋子文举行第六次会谈,讨论外蒙古独立宣言和苏中友好同盟条约两项草案。斯大林同意中方有关人员留在莫斯科同苏联外交部继续接触,宋子文、蒋经国回重庆面见蒋介石,正式谈判等美苏英首脑波茨坦会议继续进行。苏中第一阶段谈判结束。

劝说外长王世杰画押签字

蒋经国与斯大林的会谈,非但没有在蒙古“现状”问题上让斯大林接受中国的解释;相反,苏联的让外蒙古独立却成了中苏谈判的基本立场。蒋经国将与斯大林会谈的情况报给蒋介石后,蒋介石指示,两害相权衡取其轻,为了争取苏联不对中共提供支持,只能如此了。

1945年8月,中国代表团再次前往莫斯科,8月7日至14日,以宋子文为首席代表,以新任外长王世杰及熊式辉、蒋经国为随员的谈判代表团再抵莫斯科,继续进行中苏谈判。

8月7日,斯大林同刚抵达莫斯科的宋子文会谈。

8月8日,苏联对日宣战。8月10日21时至23时30分,与宋子文再次会谈。

关于苏联参加对日作战,关于库页岛南部和千岛群岛划入苏联,双方无异议。在外蒙古边界问题上中方坚持“根据前清以来,民国初年所划定区域之地图为标准”,苏联拒不接受,最后中方让步,同意“外蒙古以现有边疆为界”,双方另就中长铁路,旅大港的经营达成协议。苏联政府还同意只承认国民党中央政府,不干涉新疆事务,尊重中国对东北三省领土和主权完整。8月14日,举行《中苏友好同盟条约》签字仪式。对于这样的条约,宋子文不敢签,早就以辞去外交部长为台阶自我解脱,成为代表团首席代表。作为外交部代理部长,王世杰也不想签约这个《中苏友好同盟条约》,但在蒋经国的劝说之下,接受了此职,最后也只得签约。斯大林松了一口气,远东西伯利亚有了安全屏障了!实际上,在这场博弈中,蒋介石还是秉承先对付中共的思路,蒋介石用武力对付中共是既定政策,抗战之后必有一场内战,两害取其轻,蒋介石最想要的还是苏联在即将发生的国共战争中保持中立。

1945年8月14日签订的《中苏友好同盟条约》,条约所附中国外长王世杰致苏联外长莫洛托夫的照会称:因外蒙古人民一再表示其独立愿望,中国政府声明,日本战败后,如外蒙古之公民投票证实此项愿望,中国政府当承认外蒙古之独立,即以其现在之边界为边界。莫洛托夫在复照中称:苏联政府将尊重蒙古人民共和国政府的独立和领土完整。

蒙古人民共和国于1945年10月20日举行全民投票公决,根据投票结果,百分之百的投票者拥护外蒙古独立。1946年1月5日,中国国民政府宣布承认蒙古独立。

蒋经国赴苏与斯大林谈外蒙古“维持现状”的有气无力,去完成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根本原因还是蒋介石私心使然,他当时最大的指望是斯大林不支持中共,企图让斯大林为自己打内战助力,至少在他展开内战后作壁上观,也就不管吞下的苦果有多大了。

(来源:《文史精华》 原题:蒋经国争取外蒙古不背离祖国受挫真相)

  评论这张
 
阅读(8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