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荣鲁牟子的百科经典博客

百科经典 精品总汇 欢迎光临 喜欢就搬

 
 
 

日志

 
 
关于我

生在农村,自幼苦读。历尽艰辛,大学毕业。响应号召,扎根边疆。辛劳一生,碌碌无为。现已退休,闲居海南。唯一追求,做个好人。四面碰壁,心里坦然。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平度纵火案背后一些撼人的事  

2014-03-30 20:58:59|  分类: 社会百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平度纵火案背后一些撼人的事
作者:蔡金安 2014-03-30
来源:红歌会网
  在我国,这些年来,很多事,都是在出了人命后,媒体才去关注,公安才去调查,上头才重视。前些天,山东平度发生一起纵火案,造成一死三伤,也离不开上述套路。
  据当地公安部门称,案件现在已调查清楚,是为了逼迁,村委会主任和开发商指使4人于3月21日凌晨所为。
  随着各路记者从不同角度的采访、报道,该案件背后的许多面纱都揭开了,笔者又一次在惊讶中,感叹现实社会的丑恶、官员的堕落、底层百姓的无助。
  下面,笔者择要展示一下这起案件背后一些撼人的事。

  靠贿选上任的涉事村主任两面三刀以权谋私

  两个指使他人纵火者之一的村主任杜群山,可谓一个双面人。
  杜群山今年40岁,当选村主任以前一直在外地,他入股了一辆平度跑北京的长途客车,自己还做一些其他生意。
  2011年,杜群山准备竞选平度市凤台街道办杜家疃村村主任一职,曾给村民们作出的书面承诺,其中一条是“坚决不卖一分地”。
  2011年竞选村主任时,杜群山曾散发《致杜家疃村民的一封信》,他在信中承诺不卖村里一分一厘地。“土地是祖祖辈辈留给我们的共同资产,也是杜家疃老少爷们的家园,更是我们世世代代赖以生存和发展的唯一空间,利用我们的土地给老少爷们带来的财富是长期的,是祖祖辈辈、子子孙孙都受益的,坚决不卖一分土地,充分利用土地给杜家疃人造福是我们共同的心声。谁打杜家疃土地的主意,谁就是杜家疃村的罪人!绝不出卖一分一厘土地,是我庄严的承诺!”
  就是这个信誓旦旦高调“不卖村里一分一厘地”的村主任,3年后,不仅卖掉杜家疃村80多亩地,还指使他人纵火,酿出守地村民一死三伤的惨案。
  靠贿选上台,以权谋私。
  杜家疃村本届村委班子成员于2011年3月份当选。有多位村民称,村里选举存在贿选,当选村干部要靠买票,每张选票大约要1千元。一位村民家有3张选票,杜群山竞选时,打电话称愿意给他1万元,但这位村民将选票投给了另外一位竞选人。那次选举,杜群山为了当选共花了30多万元。
  在城镇化的背景下,一些靠近城市的农村,资源、资产越来越值钱,农林地、宅基地、水塘、荒山,都能生钱。村民李作军说,“像农用地征收,一亩地出让之后值几十万、上百万元,卖地时留一手,十来万就到手了。还有补偿款,多留一天,光是存银行就能产生不少利息。”
  警方通报中提到的另一指使人崔连某,其真名叫崔连国,是杜群山二哥杜群利的妻弟。警方通报称,崔连国是贵和置业有限公司法人代表,该公司系涉事地块工地承建商。村民怀疑村主任在征地、卖地过程中以权谋私。

  政府征地村民却毫不知情 村支书和村主任欺骗村民

  村民反映,早在2006年,所涉土地已被政府征收,但当年未召开村民大会,多位村民表示不知情。
  从2002年至2007年担任杜家疃村文书的李荣茂说,他亲眼见到凤台街道办(时为香店街道办)的“经管办”伪造的村民签字、指印等文件,并收走了村委的印章,依此办理的征地手续。
  村支书江胜军坦承,当年征地确实没开过全体村民大会,也未曾张贴告示,但这是在服从“上级党委的决定”。凤台街道办一名负责人也证实了征地没开过村民大会的说法。
  2013年1月,平度市政府、凤台街道办的工作人员在厦门路南的耕地上清点树苗、农作物,土地被征用的消息在村子里传开。
  村支书江胜军、村主任杜群山挨家挨户打电话,通知村民领取青苗补偿费,并签署保证书。最初,村民们担心签字意味着同意卖地,因而都不肯签字领钱。但村民李冒说,村支书江胜军告诉他,“青苗费是青苗费,地钱是地钱,卖地必须大家同意签字才行,价钱不合适咱不卖。如果不行,到时候我带着大家,扛着铁锨跟他们去拼命。”大部分村民证实,江胜军跟他们说的如出一辙。多位村民表示,之所以签了保证书,是受了江胜军和杜群山的欺骗。

  官网力挺拆迁 暴徒狂殴村民 街道办助长邪气

  2013年8月,针对当地不断出现的征地拆迁问题,平度政务网上一篇题为《旧城改造要敢于碰硬 绝不手软》的文章指出,拆迁中“决不能让孬人得势,决不能让钉子户沾光,真正体现出搬得越早获利越多,搬得越晚损失越大”,并称“对别有用心恶意阻挠施工、带头煽动闹事、鼓惑群众上访的,有关部门要及早介入,在做好维稳防控的同时对带头者坚决予以打击。”
  在这样的“表态”背后,当地的征地矛盾不但没消除,反而愈演愈烈。
  一些村民反映,2013年夏秋之交,平度金钩子村,曾有一两百名不明身份者凌晨闯入村中,将居民的房屋用挖掘机强拆,熟睡中的村民被强行抬出。在平度东关村,也有上百名村民因反对征地遭殴打。
  在杜家疃村所涉地块的征用过程中,也不时可以见到“上级部门”的身影。村里老“文书”李荣茂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当时街道办要求三不准,“不准召开村委会、党员会和村民代表会”。
  不少村民认为,征地矛盾引发乱象重重,但一些部门不是推诿、不问,就是纵容不管,这在客观上助长了违规强拆者的嚣张气焰。“有些该管的不管,究竟是为什么?”

  市政府征地按“规定”掏钱,卖地却按“市场”收钱

  杜家疃村卖地共卖了多少钱?是怎么分配的?
  按平度市国土局土地管理科科长袁延斌的说法,杜家疃村已被出让的81.59亩用地,政府卖地收入1.0315亿元,拨付给农民的,有安置补偿费604万元、青苗和地上附属物补偿费340万元。另外,还有土地招拍挂之后净收益的30%,约1527.9万元,也已经拨付给村里,但没有发给被征地村民。政府征地成本占5000多万,剩下的就是政府的收益了。
  对上述说法有疑义之处是:
  1、发给村民的安置补偿费604万元的20%即120.8万元,被村委扣留,以作为集体经济积累。土地招拍挂之后净收益的30%即约1527.9万元,也没分给村民。街道办说:对这笔巨款的处置,由于存在争议,一直没找到解决方案。到2014年3月初,凤台街道尚在研究分配方案,部分村民已经行动起来,驻守田间,自发保地。这为后来的惨案埋下了隐患。
  2、关于政府征地成本高达5000多万元的说法,通过分析平度市政府开列的成本清单,发现国家有关部委规定不应列入的费用也被划到了其中,如“新增建设用地土地有偿使用费”等。
  说征地成本高达5000多万元,超过卖地收入50%以上,太离谱。东部沿海一特大城市的国土部门曾经尝试与被征地主体进行收益划分:根据土地不同,按照6:4、7:3等不同比例对土地出让金进行分成。土地出让总价的70%归原土地所有者,其余的30%归地方政府所有。而在缴交各类费用和支付成本后,地方政府仍有相当部分的盈余。照此计算,当地政府的征地成本还不到土地出让金的30%。
  3、政府在“征地”和“卖地”时使用不同方案,“征地”时按“规定”掏钱,“卖地”时按“市场”收钱,这样处置,缺乏公平、合理性。

  小 结

  大家看了上述内幕,可以了解到官场上龌龊的现状:
  村主任上任前给村民散发公开信,信誓旦旦“绝不出卖一分一厘土地”。花30多万元贿选当上村主任后,一步一步地背弃自己的诺言,以权谋私,让自己的亲戚染指土地开发,侵吞村民的利益,甚至指使他人纵火杀人,一个无耻的双面人,一条不择手段的恶棍啊!
  村支书屡次和村主任欺骗村民,造成土地被卖的既成事实,可见基层党组织已变质。
  街道办领导充当拆迁的坚强后盾,拒发本属村民的1500多万元款项,引发村民驻守田间自发保地,实为制造矛盾,为后来的惨案埋下了隐患。帮凶啊!
  市政府在“征地”和“卖地”上执行不同方案,还虚报成本,获取巨额卖地收益。
  这些,只是简单摄取了平度官场上的部分黑幕,其实,它不过是各地官场重重黑幕的一个缩影,其黑暗程度远远不如另外一些地方。如果不是出了致人死伤的纵火案,相信也不会有警察、记者、官员特意去关注它。这只能说,中国官场腐败之重黑暗之深超出一般想象,须下重典方能略有奏效。前路漫漫,大家任重道远啊!
  2014年3月29日
http://washeng.net/HuaShan/BBS/shishi/gbcurrent/218149.shtml

  评论这张
 
阅读(3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